诺曼底-涅曼歼击机团1942-45

Normandie-Niémen 1942-1945

下午14:00,佩林打下了一架Fw190,莫尼尔和洛里隆分享了另一架。皮埃尔.洛里隆回忆这场战斗:"我们一共有6个人起飞,普亚德是长机。当我们正在进行编队之际,我们看到前方有一支敌机编队于另一侧重新集结。‘大马戏团’混战开始之前,我一秒一秒地数到三十四。我是否应该说明,我只是在第二次战斗中,没有跑得太远?很快,对峙变成了一系列一对一的战斗。我发现了一架福克-沃尔夫,我看到了……我开火了,当我看到波波夫(其实是莫尼尔)在我的左边时,它显然着火了。波波夫向右急转,被另一架福克-沃尔夫紧紧追赶。我立即把眼前的目标甩在一边,前去帮助他。

"在身后30或40米处,我成功地赶走了波波夫的追击者,就在那时,我看到第三架敌机正朝我进行垂直机动……在那里,我犯了一个错误:我一架把飞机完全拉起来,发现自己面对着那架福克-沃尔夫,我爬升,他俯冲,每次都用所有的武器开火。当我看到它的发动机罩被打碎,驾驶舱内充满烟雾时,我向右转。所以我观察到他也改变了方向。然后我们迎面对冲。从3000米高度一直打到地面上,我永远不知道为什么,就在坦克战场的上方,左边50或100米处……我转过身,从左侧看不到那架飞机:它不见了。"

1944年6月,伊夫.莫里尔(Yves Mourier)中尉(左)和加斯顿.德.圣.马索中尉在杜布罗夫卡。

皮埃尔.洛里隆还是设法着陆了……用机腹,他的雅克在冰面上滑行了将近1.5千米。"然而,过了2个小时,我再次踏上了我的征途,为我的两次被确认的胜利和下巴下的两道伤口感到非常自豪…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"

这一天以112个架次(作战报告编号136)和12场被确认的胜利而告终,使该团的总战绩达到127架,另有一名飞行员被停飞。晚上,一架里-2带来了七名增援的飞行员,并在预计将迎来一个寒冷的初冬时产生了温暖的效果。这些新飞行员是毛里斯.蒙日(Maurice Monge)少尉、莱昂.奥格洛夫(Léon Ougloff)准尉、让.皮克诺(Jean Piquenot)准尉和夏尔.雷维雄(Charles Reverchon)准尉。在战争结束之前,诺曼底团将不会再得到任何增援。

那天,JG51联队在因斯特堡-贡比宁地区遭受了惨重的打击,失去了三名新飞行员(另有三名飞行员于该市上空阵亡),包括安东.哈夫纳(Anton Hafner)中尉,他是一位拥有204架战绩的大王牌,还获得过带橡叶的骑士十字勋章。他在靠近贡比宁的施韦泽菲尔德(Schweizersfelde)附近试图于低空紧跟一架雅克-3时撞到了一棵树。

减员

10月18日,诺曼底团拥有31架雅克-3和4架雅克-9,以及47名飞行员可以投入当天的战斗。该团总共完成了98个架次的飞行,带来12场额外的胜利,但由于资源的消耗,第3小队将于晚上发现自己只有一架飞机处于可飞行状态。

上午11:00,德尔菲诺率领的第4小队的七架飞机攻击了执行战术支援任务的Fw190。勒内.夏勒说:"德尔菲诺攻击了十架Fw190战斗轰炸机,由于受到了卡斯汀的限制,他只击落了一架。这段时间,我看到另外六架Fw190保护着第一批遭到我们攻击的战斗轰炸机。我不会射杀一架我看不见的轰炸机,并追赶这另一架从低空向西飞去的敌机。我跟着它飞了十分钟,无法冒着撞到地面的风险去开火。最后,它爬升至50米的高度,我朝它的机身开了两炮,它做了半个筒滚,摔在地上爆炸了。但是另外三架Fw190从远处跟着我,我没有看见它们;我向右朝它们所在的方向转弯,这给了它们最大的延误。我坚守在屋顶和树梢高度上,直到我看见前面的烟雾;经过一个圆形的转弯,让我确信身后的追兵已经被甩掉,我爬升至1500米高度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"

上午结束时,两支巡逻队打下了5架亨舍尔Hs129。在地面上,事情并不像苏联最高统帅部所希望的那样进展。德国人进行了激烈的抵抗,斯塔鲁普嫩镇数次易手。

1944年8月,路易.德尔菲诺(Louis Delfino)少校和他的“双零”雅克-3。

10月19日,大雨把所有飞机都钉在地上,机械师们利用这一机会修复了某些设备。许多压缩机出现故障,需要长期且困难的维修。在第二天的行动中,计划从第4小队抽调2架并从第1小队抽调1架飞机,以补充第3小队的实力。

10月20日,苏联第11近卫集团军在特拉基纳和罗明滕舍海德(戈尔达普森林,赫尔曼.戈林喜欢带他的飞行员来这里打猎)之间发动了进攻,且取得了惊人的突破,22日到达了贡比宁西南约15千米处的内默斯多夫(Nemmersdorf),并与北方战斗群的第5装甲师和赫尔曼.戈林师在大沃尔特斯多夫(Großwaltersdorf,贡比宁东南部15千米处)发生交火。他们用钳形攻势夹击了第11近卫集团军,同时解放了内默斯多夫,在那里,德国士兵首次惊恐地发现红军对东普鲁士平民犯下屠杀,而且接下来还会发生一连串这样的事件。

随着天气的好转,雅克又开始升空了。诺曼底团接到了命令,掩护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左翼,空战区域位于贡比宁和斯塔鲁普嫩之间的有限空间。该团总共出动69个架次,声称打下了8架Fw190(另有2架可能击落)、1架Bf109和2架Ju87。同时,阿尔贝.勒布拉被击落,但他在野外着陆,第二天返回部队。

第三中队的雅克-3在阿利托斯机场上,远处的“35”号机是雅克.安德烈准尉的指派座机。